Wisdom 智慧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七

佛言:“舍利子,诸声闻乘或独觉乘补特伽罗,远离一切智智心,不摄受般若波罗蜜多,无方便善巧故,修空、无相、无愿之法,便证实际堕于声闻或独觉地。诸菩萨乘补特伽罗不离一切智智心,摄受般若波罗蜜多,依方便善巧,大悲心为上首,修空、无相、无愿之法,虽证实际而能入菩萨正性离生位,能证无上正等菩提。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六

色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色;受、想、行、识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受、想、行、识;如是乃至一切智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道相智、一切相智。所以者何?若色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若受、想、行、识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如是乃至若一切智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若道相智、一切相智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五

佛告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诸菩萨摩诃萨能为难事,于一切法自性空中,希求无上正等菩提,欲证无上正等菩提。善现,诸菩萨摩诃萨虽达一切法如幻、如梦、如响、如像、如光影、如阳焰、如变化事、如寻香城,自性皆空,而为世间得义利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令世间得饶益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令世间得安乐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欲济拔诸世间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归依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舍宅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欲示世间究竟道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洲渚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日月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灯烛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导师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将帅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为与世间作所趣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哀愍世间生死苦故,发趣无上正等菩提。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四

“善现,我亦不见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正等觉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可取可执,由不见故不取,由不取故不执。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都不见有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正等觉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可取可执,由此因缘无取无执。是故,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于色若取若执,不应于受、想、行、识若取若执,如是乃至不应于一切智若取若执,不应于道相智、一切相智若取若执,亦不应于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正等觉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若取若执。”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三

尔时,世尊告具寿善现曰:“善现当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诸佛母,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能示世间诸法实相。是故如来、应、正等觉依法而住,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摄受护持所依住法,此法即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不依止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摄受护持。何以故?善现,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皆因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长。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与诸如来、应、正等觉作所依处,能示世间诸法实相。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二

“善现,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真如,若一切有情真如,若一切法真如,无二、无二处,是一真如,如是真如无别异故,无坏、无尽,不可分别。善现,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依深般若波罗蜜多,证一切法真如究竟,乃得无上正等菩提,由此故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能生诸佛,是诸佛母,能示诸佛世间实相。善现,如是如来、应、正等觉依深般若波罗蜜多,能如实觉知一切法真如不虚妄性、不变异性。由如实觉真如相,故说名如来、应、正等觉。”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一

  佛言:“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有愚痴人为魔所使,住菩萨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时,为作留难。善现,彼愚痴者觉慧微昧,不能思议广大佛法,未种善根,未于佛所发弘誓愿,为恶知识之所摄受,薄福德故,自于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不能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新学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时为作留难。善现,于当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等,觉慧微昧,善根薄少,为恶知识之所摄受,于诸如来、应、正等觉广大功德不能信乐,自于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不能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复乐障他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知是人获无量罪。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

  佛言:“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何以故?善现,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中,色无文字,受、想、行、识亦无文字;眼处无文字,耳、鼻、舌、身、意处亦无文字;色处无文字,声、香、味、触、法处亦无文字;眼界无文字,耳、鼻、舌、身、意界亦无文字;色界无文字,声、香、味、触、法界亦无文字;眼识界无文字,耳、鼻、舌、身、意识界亦无文字;眼触无文字,耳、鼻、舌、身、意触亦无文字;眼触为缘所生诸受无文字,耳、鼻、舌、身、意触为缘所生诸受亦无文字;般若波罗蜜多无文字,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亦无文字;内空无文字,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际空、散无散空、本性空、自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无性空、自性空、无性自性空亦无文字;四念住无文字,广说乃至十八佛不共法亦无文字;一切智无文字,道相智、一切相智亦无文字。是故不应执有文字能书般若波罗蜜多。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三十九

   佛言:“舍利子,如是,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我涅槃后,后时、后分、后五百岁,于东北方当广流布。舍利子,我涅槃后,后时、后分、后五百岁,彼东北方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乐,书写受持、读诵修习、如理思惟、为他演说;当知彼善男子、善女人等,久发无上正等觉心,久修菩萨摩诃萨行,供养多佛,事多善友,久已修习身戒心慧,所种善根皆已成熟,由斯福力得闻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乐,复能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三十八

  舍利子言:“有!憍尸迦,是菩萨摩诃萨不久当受大菩提记。憍尸迦,若菩萨摩诃萨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不惊惶、不恐、不怖亦不犹豫,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已受无上大菩提记;设未受者,不过一佛或二佛所,定当得受大菩提记。若不尔者,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心定惊惶、恐怖、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