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广II】第25讲题纲研讨

  我们也在班上做过这样的一个调查,就是同一段看你听多少遍才会不走神。结果有一个同学听七遍到那里都走神,非常非常奇怪,一到那个地方他思想就飘忽了。他觉得很惊讶,为什么这一段他反复地都听不到,就是到那一段,好像什么东西障蔽住了一样,后来就自己起名说「业障」。但是说业障就能听到了吗?所以在这个部分,大家听闻的时候还是要听仔细,因为我们很多人的习惯,就是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其实也是听不仔细,通常就听个大概,然后匆匆忙忙听完了,就觉得领会别人的意思了。如果这样学教典的话可能会满吃亏的,所以大家要认真地听闻。 [02′25″]

【全广II】第24讲题纲研讨

  所以师父处处都在揭示:我们是否能够明了我们要主宰自己的身心?谈主宰太不容易!我们的心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很难控制,所以才会在悲伤的海里不停地沉沦,主宰不了。所以才说佛法难,难就难在哪儿?开始对付心的时候,就没有像听懂感觉那么好了!因为最先遭遇的就是先要认识到这个痛苦、这个痛苦对自己是有伤害的,接下来你要想离开它。 [01′31″]

【全广II】第23讲题纲研讨

  这两个为什么,到底是问什么的呢?师父接着说:「我想如果说我们自己肯努力在这个方面追寻一下的话」,哪个方面呀?就是为什么走那么快、为什么走这么慢,中间都经历了什么。注意!师父用了「追寻」,这里边就是开始有可能你摸不到什么,一直在探索、一直穷追不舍,一直在探索这件事。而且师父后面说:「追寻一下的话」,看起来也不太难。接着说:「走这么长时间太冤枉,因为吃了冤枉苦头嘛!」师父在这讲的时候有点在笑。「没有一个人例外」,师父说:「如果你追寻一下的话,没有一个人例外的,这一定愿意走善财童子这一条路。」善财童子的路是什么路呢?就是一生取办——最快的成佛之路。但是一定要去追寻其中的义理和要去探讨为什么。 [03′56″]

【全广II】第22讲题纲研讨

  所以不要放弃每一节课对动机的安立,虽然这可能只是短暂的一个心念的操作,但这个操作对整节课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甚至对于我们这一生、对于我们生生世世宗旨的把握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常常串习,重串习的业就会先熟。如果我们一直串习生命的最高宗旨,或者我们最迫切的生命愿望——成佛,这就会真实地成为我们生命的方向、生命的意义,就会动用起我们全部的心力为这个目标努力,不达目标绝不停止! [01′37″]

【全广II】第21讲题纲研讨

  在痛苦开始之前,是不是还有一个东西它又先开始了?就是我们的见解——我们以自我为中心的那个执著,对这个事情的安立,是安立成伤害我的啊,或者这件事情一无是处啊,那么接着痛苦就来了。习惯性地把某件事情发生看成是痛苦的渊源,那么只要这件事一发生,痛苦就来了。一旦我们认为,这件事发生也许对我的生命有所警示、有所提醒,甚至是给我的一个大礼,但是我还不知道怎么收的时候,我们就会观察这件事本身存在对我生命那个不同的价值是什么。让我注意到:我有忽略什么吗?我是应该透过这件事增长一些见识、增长一些耐力、扩大一下心胸,看起来一无是处的这件事,是否带了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在上面,等待我去了悟、等待我去经历另一番的感受呢? [05′21″]

【全广II】第20讲题纲研讨

  那么我们懂了,师父又继续剖析:到底懂了什么东西呢?「我的见解——我觉得对!」这个「对」是什么?如果在世间上就是懂了文字相,比对世间的话他是稍稍深刻一点,这个是没错的;师父说:「你可以说知识广博呀!但是学佛的话差十万八千里」,注意到后边那句话:「门都没摸到。」请问门在哪?摸到门的人和没摸到的人,会同时问门在哪吗?什么是「门」? [02′30″]

【全广II】第19讲题纲研讨

  那么就是要看我们平常转心的速度有多快,有的人听到法音立刻集中全部心力。在《略论释》里有讲过,那种状态就好像在旷野里边,晴空一声霹雳,一个小动物突然牠就集中全力,说「犹如野兽乍闻声」,全部都停了,牠就听那个声音;是那样的一种听法的状态,其他的所缘都不见了,只有法的所缘存在在我们的心中,或者耳畔。 [01′48″]

【全广II】第18讲题纲研讨

  在师父的日记中,几乎篇篇渗透了强烈的、自我精进的这样一个气息呀!满篇都是这样的。所以在讲《广论》的时候,我有时候倒觉得师父有一些东西讲得云淡风轻,可是在他的日记里都是极度深刻的。就是每一步都像一个小学生一样,非常非常地扎实和认真地做功夫,没有一点点花拳绣脚的迹象,一点都没有!他非常深刻地以《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法理来明照自己的心。其实师父就是这样做的,一步一个脚印这样做的,包括他作课诵,包括他见谁了、说什么。还有师父教我很多事情,师父也把它写在日记里边,然后我再重看,每一篇、每一篇师父都在策励自己。你看到的就是非常非常虔诚的一个佛陀的弟子,非常地虔诚! [02′42″]

【全广II】第17讲题纲研讨

  这个一开始概念可能很难理解,听起来变成全是错的。因为我们不能逃开情绪、不能逃开起心动念、不能逃开知见。如果这全是错的话,怎么生活呢?怎么生活?就生活在无明当中呀!听到这里恐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铺天盖地了吗?都错了!都错了——什么错了?注意哦!它还是有一个下脚处的。不是说:「啊!这一片全是错的!」还是有个下脚处的。肯定是有一个当下对自我的认知——就是当下的起心动念的观察,当下我们对于这一个事物的看法,乃至我们的情绪,还是有个下手处的。因为如果无明要是那么可怕,遮天蔽地的像黑暗一样盖着我们的话,我们岂能够去寻觅到智慧的黎明呢?乃至那种空性的灿烂光芒呢? [03′56″]

【全广II】第16讲题纲研讨

  师父在这一小段的开头说:「所以我们记住」,注意!他是根据前边来的,「要把这个道理第一步摆在内心里想一想。」然后「所以我们记住」,注意!记住什么呀?「我们现在跑到这地方来」,两个字——「学佛」,师父说:「我想没有一个人不同意,大家都会这样想。」大家都认同:对,我们跑到寺院是来学佛的!至少我们跑到广论班的课堂上,是来学佛的! [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