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r Moonlight on the Great Ocean 《广海明月》

【全广II】第306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下面我们来看仁波切的讲记。下面说具足殊胜的慧学,这个殊胜慧学也分成共与不共两种,那么具足共通的殊胜慧学是指什么呢?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知道大家心里有没有什么想法?什么是共通的殊胜慧学呢?下面就有解释了。“共者,谓得止观双运毘钵舍那三摩地”,就是指获得了止观双运。那么现在我们在《广论》后面的奢摩他部分正好是讲到止观双运,什么是得止、什么是得胜观?然后止观双运这个概念,可能大家听到那部分会对这部分更清晰一些。 [02′00″]

【全广II】第305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这就是要练习的一个本事。因为防范自己造下三恶趣的因,我们不可能把这样的责任交给别人。因为这个心续是你的心续,你得防止它下一段走到恶趣,这个方向是自己确定、自己作主、自己编排下一生要去哪里。那么如果我们知道我自己就是我下一生的导演,我岂能把我下一生的剧本演成地狱呢?演成饿鬼、畜生呢?甚至演成一般的人我们还不高兴,我们要演成非常尊贵的人,又有智慧、又有美貌、又能忍辱,辩才……什么都有的完美的一个人。但是这个都是自己导演的,都是自己这一生要造作的业,以后才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01′59″]

【全广II】第304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上师接著讲——注意——正念要提起来。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正念很重吗?正念飞过来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提起来?提东西,费力否?费力否?大力士提东西是不费力气,但是力气不足的人提一个重东西,他是会费力气。当我们开始训练力量,训练不够的时候是很费力气的,所以一开始要提正念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干提也提不起来,好像很重的样子。可是正念又很重要,正念不提起来的话,连想都想不到。就是我们要去找正念,找到之后把它拉过来,把它拉住、提起来。 [01′54″]

【全广II】第303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然后又问:“极稳生起次第”是什么呢?仁波切答道:完全能观为佛身,是生起次第的成就。然后问“极稳”是什么?“极稳就是不变,就是自身完全能转变为这个本尊。”以前也听说过有人观修大威德,走过门的时候就要低头,因为他觉得可能会碰到角,就是说已经达到了他平常的时候生起佛身的这样一个成绩。 [01′01″]

【全广II】第302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接著说什么呀?我们要随学阿底峡尊者,清净地持守自己相续里的戒律,在这点上要特别用功。因为如果不特别用功就学不会,就会淹没在原来没受戒的那个习惯里边。没受戒的人是不用管自己戒律的,因为他不需要防备。就像你身上带个无价之宝,有的人没有宝贝,他不用防著自己的三业的烦恼来偷盗这个珍宝,如果不特别用功的话,有人还会忘记了自己的万贯家财就是戒律。这是很重要的,要特别用功!特别用功要怎么用功呢?应该是每天用功吧!时时用功吧!对吧?率尔、率尔观察什么?观察三业,“昼夜唯应观察自心,岂有馀事?”这都是祖师们用功的语录和方便。 [02′22″]

【全广II】第301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如果我们特别特别珍贵的衣服或者什么,一下子不小心喷到了脏东西,如果可以清洗的话,我们就会赶快早一点清洗干净,因为时间长了会觉得很难洗掉,或者洗掉了也洗不那么彻底。我们可能就是也不吃、不睡,不怕困难地找各种办法把它清洗干净。像打扫卫生的时候,比如说那种特别特别负责任的打扫卫生的同学,就会找各种方便把铺地毯的地方啊、还有地板缝里、门下面那个缝隙里,都要把它弄得干干净净。我们对于染污戒律的这个事情,也要发扬起这种精神,找到那种隐秘的过失把它忏悔干净。 [02′18″]

【全广II】第300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看到这个还净仪轨,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像抓到救命绳一样那种感激涕零的状态?因为如果佛陀没有给我们制定还净仪轨的话,从没有得到戒律到有戒律,我们怎么样能够守戒守到很清净?这个过程要怎么完成呢?是很难达到清净的这个过程。比如说一旦犯了之后,怎样能够“疾疾”——迅速地、速疾地用这些仪轨来悔除、防护,来还净呢?先要观察一下自己,有没有每天根据自己所受的戒律——一条一条的戒律,来反观自己的身语意的现行呢?那么看到哪一条犯了、哪一条有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是应该用各自的还出仪轨来疾疾令净。 [02′52″]

【全广II】第299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我们下面看仁波切的讲记,说:此后,“理应如是守护三律仪”,宗喀巴大师就在下面开始说,我们应该如阿底峡尊者一样守护律仪,这很重要。“如是于诸三种律仪净戒学处,非仅勇受”,这里面说到了“非仅勇受”,是我们在灌顶的时候会受三种律仪,有的人会去求受灌顶,但是在灌顶后要守什么律仪与誓言却毫不知情,所以说不能只是敢于受戒。“如其”于上师前“所受随行防护,不越制限”,不应该违越根本堕等所有律仪制定的界限,而要好好守护,这是很重要的。 [01′56″]

【全广II】第298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这里又涉及到一个问题:我们提到正知是一种警觉、一种监视自己的力量,那如果正知监视你自己的时候你还会放松吗?是可以的,做久了的时候是可以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譬如说骑脚踏车,一开始骑的时候你会非常紧张,然后就上去了。像我小时候也有骑脚踏车的经验——大陆叫自行车,台湾叫脚踏车——我记得我已经好像练会了,可是有一次那天风有点大,然后我骑著、骑著,风一吹之后就觉得已经快失控了,然后怎么也下不来,因为就特别紧张,就拼命蹬那个齿轮,然后它就越走越快、越走越快。这时候前面正好很远处来了一辆车,车上全都是人,然后我在想:哇!这个怎么办?就一条路,我们是走对头。因为速度已经非常快,好像有点像下坡又不像下坡,而且我的脚拼命蹬、拼命蹬,结果就在快撞上的时候,我还有点知觉,就把那自行车往右侧扭一下,结果就撞树上,然后躲过了那辆车。那辆车上全是人,我看到那辆车上所有的人眼睛瞪得大大的,都没办法,因为都在疾驰。 [02′23″]

【全广II】第297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在这一段我们还可以自己观察一下:我们新学的同学不知道,老同学大概都受了很多条戒了,比如菩萨戒、密乘戒,还有八关斋戒也定期地受。在守护戒律的这个事情上,大家能不能想到正念、正知?想到护心?能不能想到《入行论》的这个教授?请问你怎么样地让自己的律仪清净?马上想到护心。用什么来护心呢?正念、正知。首先我们建立一个如何持好学处的见解,这个见解就是要护心——守护我们的心。拿什么来守护呢?就是正念、正知,具足正念、正知。尊者之所以这三乘律仪守得这么好的原因,就是因他具足正念、正知,所以能守护戒律。 [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