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lytical Meditation 观修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七

佛言:“舍利子,诸声闻乘或独觉乘补特伽罗,远离一切智智心,不摄受般若波罗蜜多,无方便善巧故,修空、无相、无愿之法,便证实际堕于声闻或独觉地。诸菩萨乘补特伽罗不离一切智智心,摄受般若波罗蜜多,依方便善巧,大悲心为上首,修空、无相、无愿之法,虽证实际而能入菩萨正性离生位,能证无上正等菩提。

【全广II】第305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这就是要练习的一个本事。因为防范自己造下三恶趣的因,我们不可能把这样的责任交给别人。因为这个心续是你的心续,你得防止它下一段走到恶趣,这个方向是自己确定、自己作主、自己编排下一生要去哪里。那么如果我们知道我自己就是我下一生的导演,我岂能把我下一生的剧本演成地狱呢?演成饿鬼、畜生呢?甚至演成一般的人我们还不高兴,我们要演成非常尊贵的人,又有智慧、又有美貌、又能忍辱,辩才……什么都有的完美的一个人。但是这个都是自己导演的,都是自己这一生要造作的业,以后才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01′59″]

【心之勇士】改变生生世世

夏·善巧慧 #112 【心之勇士】 《希望·新生2》

1. 透过改变什么,就改变了业?
2. 改变业,就改变了什么?接着也改变了什么?
3. 改变了今生,就改变了什么?

[Meditative·Serenity] 由止力无动,由观故如山

《月灯经》云:“由止力无动,由观故如山。“心无散乱,自然安住所缘,是修止迹。由证无我之真实性,断我见等一切恶见,敌不能动犹如山岳,是修观迹。故于此二应各分别。

As the Moon Lamp Sutra says:
  The power of meditative serenity makes your mind steady; insight makes it like a mountain.
So, the mark of meditative serenity is that your attention stays right where it is placed without distraction from the object of meditation. The mark of insight is that you know the reality of selflessness and eliminate bad views such as the view of self; your mind is like a mountain in that it cannot be shaken by opponents. Therefore, you should distinguish these two marks.

【全广II】第304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上师接著讲——注意——正念要提起来。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正念很重吗?正念飞过来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提起来?提东西,费力否?费力否?大力士提东西是不费力气,但是力气不足的人提一个重东西,他是会费力气。当我们开始训练力量,训练不够的时候是很费力气的,所以一开始要提正念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干提也提不起来,好像很重的样子。可是正念又很重要,正念不提起来的话,连想都想不到。就是我们要去找正念,找到之后把它拉过来,把它拉住、提起来。 [01′54″]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四十六

色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色;受、想、行、识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受、想、行、识;如是乃至一切智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智智即是道相智、一切相智。所以者何?若色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若受、想、行、识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如是乃至若一切智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若道相智、一切相智真如,若一切智智真如,若一切法真如,皆一真如无二无别,亦无穷尽。

【全广II】第303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然后又问:“极稳生起次第”是什么呢?仁波切答道:完全能观为佛身,是生起次第的成就。然后问“极稳”是什么?“极稳就是不变,就是自身完全能转变为这个本尊。”以前也听说过有人观修大威德,走过门的时候就要低头,因为他觉得可能会碰到角,就是说已经达到了他平常的时候生起佛身的这样一个成绩。 [01′01″]

【心之勇士】搭建沟通的管道

冬·勇悍行 #332 【心之勇士】 《希望·新生2》

1. 沟通时,如何去倾听别人?还要想办法作什么?
2. 搭建沟通的阶梯,需要用什么心念?
3. 如何见证自他在沟通中的自我成长?

[Meditative·Serenity] 双修止观的原因

如修次中编云:
「唯观离止如风中烛,瑜伽师心于境散乱不能坚住,以是不生明了智光,故当同等习近二者。」

Kamalasila’s second Stages of Meditation says:
  With bare insight that lacks serenity, the yogi’s mind is distracted by objects; like an oil-lamp in the wind, it will not be stable. For this reason, what sublime wisdom sees will not be very clear. As this is so, rely equally on both.

【闻·思·修】《优婆塞戒经》

  “既授戒已,复作是言:‘优婆塞者,有六重法。善男子,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乃至蚁子,悉不应杀。若受戒已,若口教杀,若身自杀,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优婆塞,旃陀罗优婆塞,垢优婆塞,结优婆塞。是名初重。
  “‘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不得偷盗,乃至一钱。若破是戒,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旃陀罗、垢、结优婆塞。是名二重。
  “‘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不得虚说:“我得不净观至阿那含。”若破是戒,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旃陀罗、垢、结优婆塞。是名三重。
  “‘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不得邪淫。若破是戒,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旃陀罗、垢、结优婆塞。是名四重。
  “‘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不得宣说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所有过罪。若破是戒,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旃陀罗、垢、结优婆塞。是名五重。
  “‘优婆塞戒,虽为身命,不得酤酒。若破是戒,是人即失优婆塞戒。是人尚不能得暖法,况须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优婆塞,臭、旃陀罗、垢、结优婆塞。是名六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