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广II】第303讲 造者殊胜-其身获得功德事理——题纲研讨

https://unsplash.com/photos/MaRqOK7aQJY

  然后又问:“极稳生起次第”是什么呢?仁波切答道:完全能观为佛身,是生起次第的成就。然后问“极稳”是什么?“极稳就是不变,就是自身完全能转变为这个本尊。”以前也听说过有人观修大威德,走过门的时候就要低头,因为他觉得可能会碰到角,就是说已经达到了他平常的时候生起佛身的这样一个成绩。 [01′01″]

  接下来看到 125 页,19 年前的我在提问题——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该不该提——就说生起次第的“不共定学”跟“共通定学”区别在哪里?然后说显宗和密宗。我就有点奇怪为什么是显宗和密宗?然后说:“不共之处在哪里?”仁波切说不共之处就是要把自身观为佛身、观为本尊来修,这就是不共的。 [00′33″]

  然后又问:“极稳生起次第”是什么呢?仁波切答道:完全能观为佛身,是生起次第的成就。然后问“极稳”是什么?“极稳就是不变,就是自身完全能转变为这个本尊。”以前也听说过有人观修大威德,走过门的时候就要低头,因为他觉得可能会碰到角,就是说已经达到了他平常的时候生起佛身的这样一个成绩。 [01′01″]

  然后这里面问:“二六时中都是这样子,还是修法的时候?”“修法的时候完全观为本尊,这就是不共的修法。”然后仁波切接著说:“定力是很高的。定力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在很远很远的佛国净土里的那些空行母的歌声也是可以听到的。如果是共通的这个奢摩他的定力是没有这么高的,就只能把自己的心降伏。”这里面区分了一下生起次第的不共定学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我们听了之后,可能也很难想像那是什么,就要发愿去修习。有在听吗?有在认真听吗? [01′45″]

  接著就解释那个“堪能”,说尊者由奢摩门得了堪能心,那么这个“堪能心”是什么呢?在这里面仁波切举了牛皮的譬喻,说西藏很多用牦牛来比喻。一张干牛皮是很硬的,你怎么也用不上,把它加工成软软的,做什么都可以。这个来譬喻我们的心,心也是这样的,它是很硬、很难调伏的。很硬、很难调伏的状态是什么状态呢?就是我们没有修习奢摩他的那个状态。 [02′24″]

  我们会感觉到我们的心很硬吗?很坚硬吗?我们都觉得:我的心很柔软、很敏感啊!对什么好像都一下子就能感受得到,怎么会是心很硬呢?后面有几个字——很难调伏的!那么用什么来调伏啊?开始用戒定慧三学,对不对?那你看看我们持戒的时候这个心听不听话,你就知道它硬不硬了、坚不坚硬了。我们修定的时候,比如说念“南无观世音菩萨”,我们能不能保证念珠念一百零八次都一个念头不闪?“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每一声称名,都一字一句念得清楚、听得清楚,都落在心里边,没有一个错乱的,能不能一百零八句都这样呢?还有的人上来可能两句,第三句就不见了;有人说“南无”还清楚,“观世音菩萨”这几个字就不清楚了。 [03′36″]

  所以修定就是要了了分明。接著仁波切解释,让我们这个心可以做很多事情。成就奢摩他之后,不仅是心,身体也能自在地使用,怎么使用都可以。这个自在地使用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让它做什么,它就乖乖听话了,我们的心就听话了。“堪能心”就是你的心随便怎么用都用得上。不然的话我们的心就很难对付,它是一刹那也控制不住的。举个简单例子,像背书也是,你就想特别专注地背书,但你的心就是想要去散乱、就是不想专注,甚至有的时候你想一刹那间把它按在那个经典的文句上,它好像都在挣扎一样,所以是非常非常不听话的。那么奢摩他已经达到一定成就之后,你的身心就安住下来了,怎么放都可以。 [04′35″]

  所以仁波切在这一小段解释堪能的时候,我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这些斗士——一直在跟自己战斗的修行者一个很大的希望?因为我们现在也在学习止观嘛,前面需要好好学戒、持戒,如果能好好修行奢摩他得定的话,那就会有堪能心;有堪能心的话,我们的心随便怎么用都可以用得上——身也堪能,心也堪能。就不是一刹那也控制不住的问题,而是一直都能控制住它,甚至不用控制它,它就像风一样跟著走了,是非常轻松自如的一种自在的方式。所以并不是修学的很多过程都是很难熬的,一旦到了这个阶段,如果进入了初禅的话,那快乐是太多了,可能都觉得这个身心好像都承载不了了,所以是非常非常愉悦的。阿底峡尊者得到了这个堪能心,显教的这个定,还有不共定学,可以想像他的身心是处在一种法的深度的愉悦之中。 [05′50″]

  讨论什么叫“堪能”的时候,我问大家说:“你觉得自己的心很坚硬吗?”这个时候要怎么去看呢?比如说:其实我知道不应该抱怨别人,因为我应该用感恩心感恩这一天好像是很平常的这些事物。比如说我们可以吃到饭,像现在在疫情期间,我们这一餐饭是来之不易的,是很多很多那些一直没有停止工作的人,他把这一餐饭送到我们眼前。能吃到菜、能吃到水果,都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不去作意观察的话,就像每天一样,觉得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拥有的,都没有什么奇特的。可是认真地去想的话,可能是每一个水果、每一个米粒都是别人在我们生命中铸造的奇迹,是礼物、是珍贵的礼物!乃至我们现在上课,我们能学到这本《四家合注入门》,学到宗大师的教法,学到阿底峡尊者的功德,这依然是一个生命里非常奇迹的相遇。 [07′03″]

  所以我们要试著说服我们的心。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很浮面的看事情的心,要去深度地观察转动它的时候,用正理去转动它的时候,我们才会感觉到那是很坚硬的。如果你不去转动它的时候,因为你跟著烦恼跑,你是不会觉得它很坚硬的。所以调伏——用戒的力量、用奢摩他的力量,让我们的心变得柔软,从那个钢铁变成非常柔的、像绸缎一样那样的柔软度,这个就是戒律和定可以烧炼我们的身心。 [07′45″]

  并不是这个心我们拿它永远没办法,它要苦就苦、要抱怨就抱怨、要发脾气就发脾气、要耽著五欲就耽著五欲,我们拿它没办法,只能随逐。佛陀就给我们讲了这么多办法,传承师长讲的都是办法,说要想法用戒、定、慧去对付自己的心,要把这个非常刚强难调的坚硬的心,把它调到柔软、调到堪能。那个时候,最艰难的那个压伏心的过程,其实到这儿就已经太顺了。所以应该去体会生命中生起奢摩他,甚至不共定学的那个深度愉悦。 [08′29″]

TBA


题纲研讨:​​

References 参考资料:​​
Recent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